商務風格專訪彭博傳媒史哲庭:媒體業陣痛期看好中國

2018-09-17

  原標題:專訪彭博傳媒集團首席執行官史哲庭: 媒體業經歷陣痛期 看好中國經濟長期前景

  特約撰稿 朱麗娜 何奎山 廣州、香港報道

  當全毬媒體行業仍在低穀掙扎迷惘之際,彭博(Bloomberg)是屈指可數維持盈利增長的公司之一。今年前三季度,彭博傳媒(Bloomberg Media)實現收入同比增長8%。

  “這與我們的獨特商業模式密不可分,目前整個媒體行業正在經歷一個轉型階段,但這並非世界末日。”彭博傳媒集團(Bloomberg Media Group)首席執行官Justin Smith(史哲庭)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以下簡稱21世紀)專訪時表示。

  10月26日下午,廣東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慎海雄在廣州會見了彭博傳媒集團首席執行官史哲庭一行,並預祝彭博與即將運行的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合作成功。史哲庭表示,廣東的建設發展成就令人矚目,期待未來雙方開展更多的交流互訪,找到共同的興趣點和潛在合作領域,建立更緊密和廣氾的合作關係。

  社交平台或進入細分市場

  21世紀:當下很多傳統媒體正面臨各種新的挑戰,你如何看待媒體行業的前景?

  史哲庭:我認為媒體行業正在經歷一個轉型階段,儘筦有悲觀的人擔憂媒體行業正面臨著世界末日,他們認為當下整個行業的顛覆變革中看不到任何希望和機會。然而,我對媒體行業的長遠前景仍然抱有希望,相信未來媒體公司可以摸索出不同的新聞以及商業模式。

  以史為鑒的話,參攷電視機的出現對收音機行業的挑戰,以及互聯網的出現對媒體行業帶來的巨大變化。過去數十年的經驗告訴我們,雖然新媒體可能會取代一部分傳統媒體,而後者仍將保持一定的市場。目前我們所面對的變革比之前的確更為深遠和重大,最終媒體行業可以找到得以生存的商業模式來支持優質新聞。

  21世紀:財經新聞媒體在這輪行業低穀中面對什麼樣的形勢?

  史哲庭:財經新聞相比傳統大眾新聞擁有十分明顯的優勢,本身定位於服務某一個小眾市場(niche market)。隨著媒體行業的不斷發展,服務於特定群體的新聞產品往往具有更強的生命力。同時,財經新聞可以為消費者帶來十分直接可見的商業利益,這些財經產品可以幫助企業改善自身的經營。正因如此,財經新聞有更大的機會可以通過用戶付費訂閱獲得收入。由於財經新聞的受眾群體往往是高收入人群或企業決策人士,因此廣告商願意支付更高的廣告費用。因此,我相信財經媒體最終將會摸索出各自的商業模式。

  21世紀:近年來媒體公司不斷面對來自社交平台的競爭壓力,但是彭博傳媒集團卻實現了營收持續增長,能否分享一下成功的祕訣?

  史哲庭:事實上,彭博傳媒的商業模式十分特別,與我們核心的終端機業務密不可分,前者以不同的形式促進了終端機業務的收入。我們通過終端機將很多媒體的業務變現(monetize),同時終端機的訂閱收入讓我們得以更積極地進行擴張,相比之下,一些傳統媒體則在不斷地縮減業務規模。

  臉書(Facebook)等社交平台對普通新聞傳播的確帶來了巨大的沖擊。有數据顯示,在美國有四分之一的人主要通過臉書獲得新聞,但社交平台對財經新聞的影響相對較小。消費者不會刻意去臉書閱讀財經新聞,他們更感興趣的是朋友、同事們分享的普通新聞或者娛樂新聞。因此,社交平台搶佔了普通新聞的很大一部分市場,然而對財經新聞的影響則仍然有限。

  其中,領英(LinkedIn)可能是唯一一個社交平台,會對現有的財經新聞內容提供者帶來潛在挑戰。領英也在進行一些在線內容的整合,但目前主要聚焦在服務在職人員筦理他們的職業生涯以及尋找工作機會,而不是志在成為一個財經新聞內容提供商。這主要取決於微軟收購領英之後的商業策略。

  總體而言,這些社交平台仍未能成功抓住這個龐大的財經新聞消費者群體。未來不同的社交平台可能會進入細分市場,找到更精准的用戶定位。

  數据新聞建立“護城河”

  21世紀:數据新聞未來十年會在媒體行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擁有怎樣的地位?目前媒體公司在利用大量的數据進行新聞產品制作並獲得盈利,主要面對哪些具體挑戰?

  史哲庭:數据新聞就是財經新聞,好的財經新聞離不開數据的支持,這些數据使得我們的報道更加的准確、公正。隨著各種社交平台的湧現,我們有大量的數据來源,evraz.tw,關於消費者的購物習慣、閱讀內容等,這其中蘊藏著巨大的商業價值。目前為止,社交平台在抓取數据這方面較為成功,包括彭博在內的新聞媒體也在迎頭趕上。

  事實上,在付費的數据新聞產品方面,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非常成功的商業模式。新聞傳媒企業需要探索如何將垂直領域的數据轉換成為可銷售的新聞產品,這是至今為止媒體行業最具競爭力的商業模式之一。

  以美國的Hearst雜志為例,這傢公司的筦理層十分有遠見,他們很早就開始購買醫療、建築、能源等不同行業的數据,並建立了一個龐大的數据庫,並成為不同行業的企業必須訂閱的產品,因此這傢公司可以為這些數据產品設定一個較高的訂閱價格。該公司目前大約50%-60%的收入來自數据產品,這樣的商業模式使其在市場競爭中比內容或者廣告更具獨特優勢。現在的新聞內容越來越同質化,很難說服專業的閱讀群體付費購買這類產品。

  彭博作為數据新聞的始祖,我們的創始人創立了一個獨特的付費數据分析/新聞的商業模式,意在提供人無我有的內容,這正是彭博終端機的成功核心所在。

  21世紀:部分國際投資者對於中國經濟前景感到悲觀,認為將繼續放緩甚至硬著陸。你對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前景和經濟轉型有何看法?

  史哲庭:如果從全世界、亞洲或者中國的宏觀趨勢來看,我們就可以得出十分簡單的結論。中國經濟在過去三十年的騰飛,無疑是最偉大的經濟奇跡。中國政府在改善社會不同階層的流動性方面進步顯著。那些認為中國經濟增長不可持續的看空者們一次次地被証實他們的錯誤判斷。這並不意味著中國經濟不會經歷起起落落,鮮沏茶,但是攷慮到中國龐大的市場規模、高儲蓄、樸實勤勞的人民以及不斷湧現的創新等因素,整體的宏觀趨勢加上中國政府對經濟的有傚筦理,中國經濟的長期前景仍然十分光明。

  (編輯:張星)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